首页 > 精彩博文
职业九段:为什么我建议孩子从小学围棋

围棋,让孩子不丢失对人起码的尊重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去美国的时候,我就开始教围棋,有一个学生,现在小学四年级,他非常聪明,下棋反应非常快,但是刚来的时候,脾气大,而且坐不住,满屋跑。

半年后,发生了一件事——他们全家要去美国旅游,他爸爸疏忽了他的护照有效期不到半年,不能过关。依照这孩子以前的脾气,他不能去,全家谁都别想去。但是跟他说了情况之后,他竟然听家里人的安排,留在了亲戚家。他爸爸特别意外,跟我说,这孩子现在讲理了,懂礼了。就算的确是爸爸犯的错,造成他不能去美国,他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,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。

懂礼,是我觉得围棋首先能教给孩子的。“我要尊重父母”、“尊重爷爷奶奶”这样起码的意识和礼仪,现在的孩子,甚至孩子的父母都没有了。所以,来跟我学围棋的第一课就是礼仪。

比如说,正式开始下棋之前,我们一定要先互相鞠躬,才能开始。

孩子们就会问:“我为什么要给他鞠躬啊?”或者说:“我不喜欢他,我为什么要给他鞠躬?”

我说:“你喜欢他也好,不喜欢他也好,你一定要鞠躬,这是仪式。不只要给跟你下棋的人鞠躬,下课后,你还要给老师鞠躬,更要给接送你的家长/司机鞠躬。”

这个时候的孩子,基本上还是不太懂,但是他绝大多数会照着做。

如果有的孩子刨根问底,我就会说:“因为你来学棋,说明你喜欢。”

他说:“我不一定喜欢,我爸爸妈妈让我来的。”

我说:“起码你不排斥,不反感。你不反感就是喜欢一部分了。你在玩儿你喜欢的事情,谁陪你玩啊?老师是教你玩的更好,你的对手是陪你玩的人。你要不要感谢他?其实最重要的是你给对方鞠躬的时候,你除了感谢对方,还要感谢这个棋,最重要的是感谢你自己,因为你付出了你的时间。”

孩子们很快就习惯了。跟老师鞠躬,跟比他年龄大的,我们叫前辈、师兄、师姐鞠躬。我们这次带孩子们去韩国,他们就说,我们这些孩子比国内去的其他孩子有礼貌的多。

再往后,我们慢慢讲就会延伸到要尊重围棋本身,一般我们不往棋盘上放别的东西,除了棋子。围棋盘是四方的,下哪个角都一样。但是下棋的时候,黑棋一定是下右上角的,这是因为围棋上的一个约定俗成的一个礼仪:是向对方致敬,就表示我把最方便的角留给你,它是有礼仪文化在里面的。

围棋,是孩子洞悉人生哲理的路径

跟一般的算数、语文稍有不同的是,下围棋还要有逻辑推理和换位思考能力,从对方的角度来看问题。

我走的每一步都要想到对方,我们的孩子一般上到三四次课后就会学我说:“把对方想得跟你一样强。”只有你假设对方下对了,你才能找到更好的那一步。从做死活题开始,你就要开始习惯性地替对方想。替对方想,最终是为自己着想,因为你要找到那个最优化的方案。

下围棋中包含了一些只可意会的人生哲理。

比如你过强过硬,可能反而会伤到自己;

凡事为对方多考虑,你求的是中间那个平衡,是因为对方的失误,使得你能够距离胜利近一点;

包括像更具体点的,杀子、杀棋,并不是你的目的,这只是你的手段之一,而这种手段你不应该轻易用,因为出这种极端的手段,反而是你容易有漏洞出来的……

好像跟生活中我们人生中碰到的很多事情,都能够用围棋到理解是得通。

包括“抗挫力”。孩子在初学阶段,我们讲胜负比较少,我们讲的是“你围了多少”,“你吃了多少”,因为孩子输了就不太想玩了,再说最初的胜负,我觉得也不是最重要的。

但是下棋总是有输有赢的,我们就经常跟孩子们说,“这盘棋输掉,不要太在意,要在意的是你输在哪里,总结一下,即使输了也有收获。”“在下后面一盘棋的时候跟这盘没关系,有关系的是你总结的经验。”

能成专业选手的人太少了,关键在培养学习精神

孩子刚刚学棋的时候,我有会给一点小奖励,比如,“你要是下完这一盘,老师送你一支铅笔。”在下棋的过程中,孩子一般喜欢吃子,他很快就会掌握吃子。喂他吃几个子,他就会很开心。

再后来,我会给孩子们讲一些故事。比如,“这个布局是三连星,这三连星的布局你们知道谁下的更好吗?”很多孩子一开始不知道,我就会给他们讲,“原来是武宫正树老师下得最好。”

然后给他们看武宫正树老师的照片——他是长得是这个样子的;很风趣,下棋天马行空;武宫老师有一步棋想了五个多小时,实际上武宫老师是记忆力不好,那步棋很平常,但是武宫老师忘记了,他为了更周到,不惜花了五个小时来想,换成跟他同时代的竞争对手小林光一老师,可能这步棋三分钟就出来了,因为他平时谱就打得很熟……(学院君注:武宫正树和小林光一都是日本围棋超一流棋手)

然后跟孩子们讲,“你的记忆力的天分,可能是上天给你的,但是你的注意力是后天炼成的,你要有这样高的注意力,是能弥补的记忆力的缺陷的。小林老师的记忆力天生的好,那他就会在别的什么才能上有缺失,需要弥补那一部分。”

(本文口述作者江铸久与学生)

多给孩子讲一些这些文化上的故事,他就会模仿。有些孩子找对号入座的:“我的记忆力不好,但我难道不能跟武宫老师一样吗?”“武宫老师既然三连星下的那么棒,那我是不是多去找找他的谱跟他学学?”通过这些故事,会启发他的主观能动性去学,我觉得这个效率就特别高。

我希望的是,每个跟我学的孩子,他什么时候停下来,都学到了有益的东西。今年四月份,李世石跟阿尔法狗下棋,我问孩子:“如果换成你,你怎么赢阿尔法狗?”很多孩子说,“我不可能赢。”

我说:“以后赢阿尔法狗的是谁?”孩子们想了想回答,“可能就是我们”。

这就对了。我希望我们的孩子,从小能够有一个大的视野,可能最后成为职业棋手的就一两个,甚至一个都没有,但这没关系,他做别的事情的时候,也是这样子,有广阔的视野和执着的学习精神,这就够了。

来源:少年商学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