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棋与人生
(三)中日围棋擂台赛30年:80年代围棋为什么那样红

2015年,聂卫平(左)与武宫正树(右)再现“世纪之战”。

围棋“恐日症”

实际上,早在中日围棋擂台赛开始之前、“文革”尚未结束之际,聂卫平就已开启属于他自己的时代。他曾五次获得中国围棋锦标赛冠军(1975、1977、1978、1979、1981),并于1979年获第一届“新体育”杯与第一届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冠军。中国棋坛一致公认,1975年至1979年,是“聂卫平时代”。

但这远不足以燃起大众对围棋的兴趣。只有中日之间进行的比赛,才能做到这一点。

正如中国男足长期患有“恐韩症”,中国围棋也长期患有“恐日症”。“恐日症”的背后,是对中日国力巨大差距的焦虑,以及对日本曾经犯下的侵略罪行的愤恨。

如果说足球是否起源于中国尚存争议的话,围棋则是发源于中国的地道国货,近代以来却兴盛于日本。民国初年,日本五段棋手高部道平访华,中国棋手无一是其对手。据他描述,中国棋手最高水平也不过相当于日本初段而已。这无疑是让国人绝望的事实。

伴随着日本加速对中国的侵略,中日之间的围棋比赛逐渐上升到爱国层面,成为没有硝烟的战争。正因如此,1928年就东渡日本学棋的吴清源于1939年至1955年间在十番棋擂台上击败全部日本超一流高手时,才会激发国人极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,即便吴清源已于1936年抗战爆发前夕入籍日本,也可以搁置不问。

新中国成立后,中日棋手对阵,依然胜少负多。

1960年,日本围棋代表团首次访华,中日双方共三十五盘,中国仅胜两盘,和一盘,余皆败北。

1961年,日本围棋代表团再度访华,五十四岁的日本女棋手伊藤友惠五段八战皆胜。郝克强回忆说,与名手过惕生并称“南刘北过”的老将刘棣怀对弈伊藤时,刘每一手都下得很慢,常常苦思冥想,伊藤则作悠闲自得状,下完一手棋,便起身赏花观鱼。战不多时,伊藤就吃掉了刘的一条大龙,“刘老的脸红到了耳朵根”。此事也一直被中国棋手视作奇耻大辱。亲眼目睹这场惨败、当时年仅十八岁的陈祖德对此念念不忘,曾在1986年出版的自传《超越自我》中说,“这不仅仅是围棋手的耻辱,也是民族的耻辱,是国耻!”

刘棣怀,中国围棋一代名宿。

 

后来,陈祖德曾于1963年受先一子战胜日本棋手杉内雅男九段,又于1965年分先战胜日本棋手岩田达明九段,打破了日本九段棋手不可战胜的神话。但“文革”开始后,他被下放到工厂,七年无棋可下,只能自己在宿舍内埋头打谱。因此,他曾一再感叹:“如果没有‘文革’,我们早就赶上日本了。”

整体实力上的巨大差距,和中国政治局势的动荡,让中国棋手始终得不到“复仇雪耻”的机会。

尽管如此,“文革”后期,中国棋手还是在对日战绩上取得了堪称石破天惊的突破。实现这一突破的人,正是聂卫平。

1974年,日本关西棋院代表团访华,宫本直毅九段连胜六场,却败在了聂卫平手下。1976年,聂卫平率中国棋手赴日参加中日围棋对抗赛,击败“本因坊战”冠军、超一流选手石田芳夫九段,并以六胜一负的成绩,被日本称作“聂旋风”。

1974年至1980年间,聂卫平与日本九段棋手对弈三十局,胜十七局、和二局、负十一局,已然占据上风。

不过,以上这些赛事,影响还仅仅局限于围棋圈内,与后来登峰造极的中日围棋擂台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,只能说是铺垫与前奏。